身心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学生天地 > 身心健康
【身心健康】假如你被关进精神病院,要如何才能证明自己没病?
发布时间: 2017-12-04 10:26:20   作者:真材实料学生通讯社网络部   来源: 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假如你被关进精神病院,要如何才能证明自己没病?

作者:读书人

如有天你被关进精神病院,要如何才能证明自己根本没有病?相信绝大部分人都曾想过这么一个问题,毕竟这确实是一个有趣的问题。如果承认有病,那精神病院欢迎你;如果否认有病,那正好,这也是精神病的典型症状之一。

1976年的奥斯卡最佳影片《飞越疯人院》,便讲述了这么一个故事。主角迈克·墨菲就是那个不经意闯入精神病院的正常人。但他用尽了所有办法都无法让护士长相信他是正常人。在电击和切除额前叶手术后,他终变成了一个真正不会思考的“非正常人”。

不过,电影剧情毕竟是虚构的,不足为据。

但不用担心,1972年,罗汉森就上演了这么一起真实的“飞越疯人院”。这次实验虽看起来漫不经心像娱乐,然而却颠覆了整个精神病的诊断,成了精神卫生领域的一次飞跃史。

那时刚取得心理学和法学双学位的罗汉森(David Rosenhan)就发现,身边不少人以精神病疾病为借口,来逃避征兵。所以好奇的天性便驱使着他一探究竟——伪装成精神病人到底有多简单?

他马上设计好实验后,便致电多位友人。就这样3名心理学家(包括罗森汉本人)、1名研究生、1名儿科医生、1名精神病医生、1名画家、1名家庭主妇,便组成了8人的“伪精神病人联盟”。

为了不出差错,这些假病人都需要经过一系列的训练。总之,最重要的一点则是,这些假病人除了自己的名字和职业可以虚构外,他们必须对医护人员的所有的问题照实回答。而且他们的唯一病症也被罗森汉设置为,“有人一直在我耳边发出‘砰、砰、砰的声音’”,不得假装还有其他症状。他刻意以这种无特殊意义的声音为主诉症状,是因为当时的精神医学文献中,还未将这类幻听纳为案例。除此之外,罗森汉也与这些假病人约定好,只要被医生诊断为需住院治疗,他们就要马上表示之前的幻听症状全部消失,并感觉良好。

在经过一段漫长的训练后,8名假病人按原计划行动前往各大医院的精神科挂号了。并且,8人无一例外的都被确诊为精神病。

是的,这些正常、健康的人就这样被送去治疗了。然而令人惊讶的是,即使入院后这些假病人都表示自己不会再有“砰、砰、砰”的幻听了,但他们还是得接受各种精神病治疗。就这样他们8人在精神正常的情况下,还是平均住院了19天。在这段时间内,没有一个医护人员发现他们本来就是精神正常的。而且无一例外,他们最后能够出院的原因,都是因为病情暂时好转。所以也就是说,你只要住进来了,你就是精神病人,不允许反驳。

在最后一名假病人被“治愈”出院后,罗森汉也提笔写下他关于假病人的实验。1973年,一篇名为《精神病房里的正常人》(On Being Sane in Insane Places)的论文被刊登在了著名学术期刊《科学》上。这篇论文就像炸弹一样,震惊了整个精神卫生界,并无情地嘲弄着当时的精神医学体系。

当时,罗森汉的论文主要提出了两个关键论点:一是精神病的诊断是多么不靠谱,竟连正常人和精神病人都无法区分;二是揭示了精神病的治疗过程中病人标签化的危害。人一旦被贴上精神病的标签,这个标签就会掩盖掉这个人的所有其他特征。也就是说,一个人被认定患有精神疾病,其他人就会把他的一切行为和举动视为反常,并将这些行为都会归因于这个标签。例如在医院里罗森汉只是单纯的依照惯例勤写笔记,这都会被医护人员称为“书写行为”,认为这是精神分裂症中的偏执的特征。就像精神病院的病人说自己没有病,医生也会把“否认有病”当成是发病的一种特征。

在这之后,有一家医院更是不信邪的向罗汉森下了战书:如果未来3个月内,你再派假病人来,我们绝对一个不漏地都揪出来。罗森汉肯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毅然应战并表示要派若干病人到该医院就诊。

3个月过去了,医院果然非常有信心地告诉罗森汉,他们发现了41个假病人。然而事实却是——罗森汉一个假病人都没有派过去。尽管医院表示,这其中有一部分是没有患病但又担忧的不知情访客。但实验进行到此,罗森汉仍毫无疑问地让当时的精神病学颜面尽失。不过那个年代,就算没有罗森汉的实验,精神病学也没少受世人质疑。

上个世纪60年代,就出现了“反精神病运动”思潮,这场运动的发动者包括一大批著名的精神病学家。在他们看来,“疯狂”并不是一种自然的存在,而是由外在的政治、经济或文化等定义的,不过是维护现存社会秩序的手段。精神病、精神病患本不存在,那么对精神病的治疗自然更是无稽之谈。《飞越疯人院》,也正是这一运动的直接反映。

虽然罗森汉实验有不少矛盾的地方,而“反精神病运动”也具有一定的盲目性。但无论是罗森汉实验还是“反精神病运动”,永远都是现实意义大于其不足,并真切地能推动精神医学领域的发展。因为他们让人们看到,精神科医生与病人间的权力不平等、精神病治疗的标签化、非人格化等等的各种弊端。就是这些反对的声音出现,关于精神病的治疗和定位才越来越人性化。至少现在,想要判定一个人是否患有精神疾病,需要15天连续不断的观察。而且罗森汉那只有“砰、砰、砰”的幻听症状,是不会被判定为精神障碍了。

到现在,罗汉森的实验已经过去了40多年,但他留下的问题却仍是崭新的。

即使DSM一直在更新换代,但以现在精神病诊断的标准,也没有什么绝对的证据可以证明一个人是健康人还是精神病人。

而关于精神卫生的发展,也应该在一次又一次的争论中不断进步。

本文摘自 微信公众号 三仓心理学界

 

编辑:鲁峻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