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工锻造台
当前位置:首页 > 学生天地 > 学工锻造台
原创:《绿皮火车》文/真材实料学生通讯社2016级材料类 郑永红
发布时间: 2017-05-23 17:51:12   作者:本站编辑   来源: 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绿皮火车

文/真材实料学生通讯社2016级材料类 郑永红

轰隆,轰隆,呜……”伴着渐渐清晰的鸣笛声,绿皮火车,进站了。

攥着章印花了的蓝色车票上车,扑面而来的是绿皮火车特有的气味——大概是各种味道的泡面和零食味,孩子身上的奶腥味,乡下农民身上的泥土味,微微呛人的烟味……仿佛让人一下子就在岁月里翻滚了一遭。

挤过摩肩接踵的人群,绕过大大小小的行李包,跨过伸在走道里的长腿,扫过一张张黝黑的,白皙的,红润的,枯黄的脸,总算看到了自己的位置。坐下来,拧开杯子,喝口水,伸个懒腰,把额头抵在窗上,窗外的景色慢条斯理地向后退去。

午后的阳光很是晃眼,路那边的山仿佛生了许多金色绒毛。阳光透过窗子,在过道上投下一束束淡金色矩形,在对面乘客熟睡的脸上绘上一道道浓金色条纹;阳光里有细小的灰尘在欢快地跳跃,闪闪烁烁地映出七彩的光来。

午后的宁静总是短暂的。当人们陆陆续续从酣睡中醒来,车厢也开始嘈杂了。对面的小伙一边啃泡椒鸡爪一边擤鼻涕,辣得“嘶嘶”吸气;旁边的几个中年叔叔在一起吹着牛,指点着国家大事,说着说着,甚至就争得面红耳赤了;那边的几个阿姨则在一起谈家事,谈丈夫,谈孩子,声音一会儿激昂,一会儿神秘;后面的几个青年在一起打扑克,隔三岔五地或是冒出几句脏话,或是爆发出一阵哄笑;也有小情侣卿卿我我打情骂俏的,或有沉浸在离别之情中黯然神伤的;列车员推着小车来来往往贩卖零食与晚餐;也有来推销各种特产的,拿着个大喇叭滔滔不绝的说着——他的声音略显嘶哑,想必一个车厢一个车厢地说了许久。厕所的门开了又关,门把手都被蹭得光亮亮的。陈旧的洗手池里有许多茶垢,洗手池上方的镜子上附着一块块污渍,一切都显得破旧和嘈杂。

这样的嘈杂通常会持续到夜晚。月亮高升的时候,万物都开始沉寂,此时的绿皮火车又别有一番风味。从窗外看去,黑暗吞没了月光的银辉,只有远处城市的霓虹灯在不知疲倦地亮着,汇成一条五彩的长河缓慢流淌,勾勒出城市模糊的轮廓。绿皮火车在无数这样的黑夜里,数着乘客的呼吸,寂寞地向前驶着,大概对他来说,宁静总是短暂的,嘈杂却是永恒的。

火车的另一大特点就是长长的停车时间。它走走停停,每到一个站台,都有小贩在外吆喝,勾引着一个又一个无聊的乘客下去品尝沿途的小吃……那些白天扛着行李上车的人总是神色慌张,晚上拖着行李上车的人总是一脸疲倦与漠然,轻手轻脚地找寻自己的位置。

我也曾在深夜赶过火车,那还是蒙蒙的雨天,微弱的灯光与湿漉漉的站台,看上去似真似幻。庞大的绿皮火车像温驯的动物蹲在站台旁,寂静的黑夜广阔无边。细细的雨丝淋在脸上,洒在窗玻璃上,心里既是宁静又有一种说不出的凄楚。

开过山川,驶向平原,穿过冰山,越过田野,火车的一生好像都在忙碌的奔跑,它奔跑的一生中又好像时时都在离别。而绿皮火车最是能将这离别之情抒发得缱绻。它慢慢的,慢慢的离开车站,仿佛在诉说那缠绵不尽的不舍之情。离开雪山,便有一种“山回路转不见君,雪上空留马行处”的哀婉;离开江南,便有一种“日暮酒醒人已远,满天风雨下西楼”的怅惘。当那绿色的长影承载着人们的目光消失在铁轨的远方,便也牵出了悠长的思念。

人生难道不也像一辆火车吗?从起点站开始,不停的奔跑,不停的停留,不停的团聚,又不断的离别……到终点站结束,好像什么也没有留下,好像又留下了很多;只有那途中的美景是实实在在经历过的,永远留在了记忆中的长河。

到站了,我带上行囊,下车,然后默默地目送那抹绿色呼啸远去……

去吧,但愿你一路平安,桥且坚固,隧道光明。

编辑:龚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