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工锻造台
当前位置:首页 > 学生天地 > 学工锻造台
原创:《世上再无南唐,世间再无词帝》文/真材实料学生通讯社2016级材料类 李铭凯
发布时间: 2017-05-23 17:51:41   作者:本站编辑   来源: 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世上再无南唐,世间再无词帝

文/真材实料学生通讯社2016级材料类 李铭凯

疏星夜迢,孤灯孑然,空房笙笙,风雨相促。奈何往昔不堪回首,顷言琼卮缥酒。昨夜梦魂中,南唐一世浮生,江山冷落,残楼当照,韶光憔悴,谁言堪看。

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四季轮替,生生不息。物是人非,亦是沧海桑田,兀自心痛。不提所谓患得患失,眼中的繁荣,不过是时间轴上沧海一粟,灰飞烟灭。

庭深几许,空堂幽壁,沧海横流,尘世变幻,何曾想到最后的岁月竟是如此孤苦无依。凄风苦雨,飘摇在斑驳世事中,你也会想起一国君主的威严。而如今,那金闾窗纸,成了阴森的壁垒,临窗而筑的楼阁,已幻化成禁锢一生的牢笼。丝竹渐隐,悼曲飘扬,“别来春半,触目愁肠,砌下落梅如雪乱,拂了一身还满。”你悔恨终生,恨这苍天为何将你生于帝王之家。

一任珠帘不卷,半世春水东流。凭栏杆,万念俱灰,美好春光和曾经的繁华,都已成为过去,逢五更严寒,怎不觉悲凉?夜半惊醒,饥寒交迫,罗衾也耐不住霜雪。不如长梦不醒,享受梦中自由洒脱,“花满渚,酒满瓯,万顷波中得自由。”


“往事只堪哀,对景难排。秋风庭院藓侵阶。金锁已沉埋,壮气蒿莱。晚来天气月华开。”望月遥寄哀思,登高派遣伤情。秦淮两岸宫苑林立,华丽壮观却又虚无缥缈

何日再会,万里关山,天各一方又何妨。身虽降宋,但他傲然骨立,用笔触来告诉江南百姓他不是懦夫,没有阿谀奉承,也非乐不思蜀。

凤府龙楼连霄汉,玉树琼枝坐金阁,哪曾识干戈?原本卖弄诗画,研读经书,哥哥治国治民,各得其所。如果他只是一位王侯贵胄,或者富家子弟,依他的品行,舞文弄墨,满怀诗书,也许能成为一个不错的词人,而且能愉快的安度一生。然命运总是相悖于己,李煜能做的只是承担这个王位带给自己的一切成败荣辱。寄人篱下,任人摆布,万般无奈,终以泪洗面,以一己误国之悲写尽一生悔恨,只得用脍炙人口的诗来与世诀别。

不是合格的政治国之秀,也不是合格的军事家,但唯独他的词,不假雕饰,婉约能诵,能登上大雅之堂,流传千古。正如纳兰性德对李煜的评价:“花间之词,如古玉器,贵重而不适用;宋词适用而少质重,李后主兼有其美,更饶烟水迷离之致。”

人说拥有之时不珍惜,失去之后空叹息。后主血泪铸就了“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为后人留下一段亡国的历史,也用千古绝唱换来了灵魂的救赎。在恨其不争,悯其不惮的同时,我们能够欣赏的,也只是那干净的辞藻,与洒脱不羁的风格了吧。
编辑 赵云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