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学生天地 > 学工文萃
原创:《我在唐古拉山把信寄给你》文/真材实料学生通讯社2014级金属材料工程 孙茂钧
发布时间:2016-05-04 23:19:07     作者:真材实料学生通讯社网络部    浏览次数: 次

我在唐古拉山把信寄给你

/真材实料学生通讯社2014级金属材料工程 孙茂钧

10年后写封长信给你,希望10年前的你,梦想一直温热,眼神依旧坚定,就算生活苟且,心中还有诗行和远方的田野

­­­——题记

北京,写字楼,咖啡正浓,企划案堆积如山。

拉萨,布达拉宫街头,人群熙攘,一把破旧木吉他。

再也没能记起,是从何时,我的生活变得像拧开冰镇可乐时出现的气泡一样,快而杂乱无序。唯一的区别在于,气泡是甜的而我的生活却是咸且微苦的。

我今年30岁出头,这是我在北京打拼的第10个年头,在北京国贸一家跨国贸易公司从事着一份跟我的专业完全无关的工作。没有成家,坚持了3年时间的异地恋最近岌岌可危,但我却仍腾不出时间细心经营我的爱情。工作和应酬已经让我应接不暇,疲于奔命。这就是资本,永远用最残忍的方式不动声色的剥削。公司严苛的绩效制度和淘汰制度就像五指山一样,就算你再有通天的本事,也得乖乖臣服。

我在这家跨国贸易公司里担任着行政部门的一个小小副主任。这个普通不显眼的职位,却是用了整整十年的青春换来的。十年前刚来到北京的我,和大多数北漂一样,一无所有,住在不见天日的地下室,一包方便面掰成两顿吃,在天安门前暗自发誓一定要在这座城市生根发芽。一晃十年,如梦一场。如今的我油腔滑调周旋于客户和领导,在办公室政治的涡流中匍匐前进,也会对刚进公司的菜鸟拿腔拿调随意发脾气。失眠的夜里,看见自己是木偶,是跳梁小丑,总之,是一切自己最曾经最厌恶的样子。

今天是新一批实习生来公司报道的日子,依循往例,由我和他们对接。他们中的大多数来自重点院校,风华正茂,一腔热血。每次看到他们总会让我更鄙夷自己。我也曾和他们一样,热血难凉、理想发烫,而如今,却只剩下松弛的肚腩和因为过度饮酒落下的病痛。出乎意料之外的是,这群实习生中,竟有我的直系学弟。毕业十年,再没有回到过母校,很多次的同学聚会也搪塞在公司业务中必须出席的酒局,相熟的朋友偶尔寒暄,也多停留在朋友圈的点赞评论。和学弟聊天,让我想起学校恢弘大气的中心图书馆,让我想起学院楼前的海豚雕塑,让我想起春夏的玉兰香樟,让我想起大学好友,睡在我上铺的兄弟,也让我想起十年前那个陌生的自己。

青春如同奔流的江河,一去来不及告别……当青春耗尽,我终究还是被岁月风干理想,只剩面目可憎。

难道我真的要这样过完这一生?不停的问自己。

在青春的尾巴上,我欠自己一个去拉萨旅行的约定。东经91°06′,北纬29°36′,那里有宏伟的布达拉宫,有澄澈的雅鲁藏布江,那里有日光,有经幡,有虔诚的朝圣者。冥冥中,我认为那里一定有十年前的自己。

没多想,草草和领导去了个因为生病需要半个月长假的短信,给父母报了平安,便简单收拾了行李,订了最近的机票,飞往拉萨。

这大概是我这十年最冲动荒唐的决定了吧,没有瞻前顾后, 也没有惴惴不安。

伴着高原反应一觉睡到第二天下午,醒来时一惊,我是真的在拉萨。

一切都是多年想象的样子,天空蔚蓝到不带一丝云彩,藏族人打扮质朴双颊红晕,空气中弥漫着青稞酒和酥油茶的香味,耳畔不断传来是喇嘛诵经的声音。

很久没有过的自在,没有西装衬衫,没有推杯换盏,不用刻意讨好客户,我能真的感觉到我的存在。

向客栈老板借来一把破木吉他,在拉萨街头盘膝而坐,和着日光和缺氧的空气,断断续续的唱起歌来。

可当初的我那么快乐,虽然只有一把破木吉他,在街上,在桥下在田野中,唱着那动人的歌谣”……

乌兰巴托的夜那木哈,那木哈,唱歌的人不会掉眼泪”……

很久没有这么放松的唱着歌,以前陪着客户k歌,往往是战战兢兢,为了签下合同,总是喝酒喝到呕吐。

唱着唱着,仿佛就唱到了我自己的人生。            

脑中飞快掠过这些年来的各种场景,从大学里的毕业照和散伙饭,到独自背上行李踏上开往北京的火车,从第一次加班到凌晨三点,到秋冬季节躺在地下室搁着一块旧木板的铁床上瑟瑟发抖,从被领导劈头盖脸的训斥到第一次在饭店陪客户喝酒到吐……这是我的黄金十年,我的青春,最好的我和最糟糕的我。

丢了自己,丢了诗行和远方的田野,拼尽一切追寻眼前的苟且。

那么生活就只能有眼前的苟且么?我想,我有了答案。

回到客栈处理短信和未接电话,领导写到“理解,见你安好;父母写到儿子,虽然我们不再年轻,但我们永远是你最坚强的后盾”;女友写到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我们坚持了这么久的爱情,我们都不要说放弃;好友写到卧槽,你在哪里,电话不回,哥们等着你快回来撸串呢

你明明就拥有这么多的爱,只是因为苟且,渐渐把他们遗忘。回到北京生活工作一切一定都会照旧,但是相信一切又都是崭新的。

客栈老板是个藏族小伙子,皮肤黝黑,性格耿直,没有在都市生存的人的弯弯道道。听了我的故事,他说,如果你找到了生活的答案的话,就去趟唐古拉山吧,扎西德勒。

我在唐古拉山写下这封长信,寄给10年前的你。想告诉你,10年后的你胡子拉碴,不再年轻,生活可以磨平你的棱角却一定不要让它改变不你的内心。守住梦想,守住远方,才能写下人生最美的诗行。愿你所有的努力不被辜负,请相信生活不止有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

编辑 高张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