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学生天地 > 学工文萃
原创:《满树槐,葬我一生等待》 文/2015级材料2班 高龙旺
发布时间:2016-05-04 22:17:13     作者:真材实料学生通讯社网络部    浏览次数: 次

满树槐,葬我一生等待

/2015级材料2班 高龙旺

今年的春天很是奇怪,晴与雨错乱,乍暖乍冷。先是坑杀了早开的山樱桃,又诱杀了知暖而开的杏花。才四月开头,便不见了红白交映的景象,只剩那一树的槐似开未开的挂在枝头,引得蜜蜂嗡嗡的绕着。

我也不知道我为何如此爱花,花开花落总能引我一番感想。从早春到仲春,我看见很多花儿骄傲的绽开,又萧然落下。我的心也随花生花落,忽晴忽暗 。我想,上辈子我是一只杜鹃吧!从花开唱起,呕到大地皆绿。我似乎能看见我在枝头悲涰的样子,槐花孤摇,映我一个孤身。

可能是生在春天的缘故,我被柔柔的清风吹拂而生,也变得轻柔细腻。似水的年华里,我悄悄地藏着一泓清清的心,每到春来,这心便化泉涌出,透彻清凉,去滋养那看似伟岸的洋槐;去催生那一缕缕的清香。待花洒下时,这水化舟,载一船清幽的梦划过春池,留一串落落的波痕,荡悠着我脑海中的青葱。

我贪婪地吮吸着岁月,在槐花尽开的晴日里,我便是那雏莺,看花开不知喜,闻花落不知悲。可当羽翼渐丰后,却恰实怀恋那个春日。在那个日子里,有花有水,荫荫晴影,还有那个永久镌刻在脑海中的倩影。每到清晨,她便于树下翘首,悠悠的看着远方。风微微的拂着,偶尔卷起她的衣袂,花蕊乍落,化做一场花雨。她静然立于石旁,看向槐花飘去的地方。

我总能想起那个傻傻的姑娘,每到晴日恰来,她便终日站在那棵槐树下。清晨随光而来,傍晚便摘一枝槐花落寞而去。守过一个又一个春天,却终究等不到那归来的人于是,在某个灿烂的晴天,她呕血化花,被那泓清泉载去,空留那满树槐在空中摇曳。我也只能悲泣,日夜孤啼。多想告诉她其实我早已归来,只不过变作清泉,化作清香,久久萦绕在他身旁。我知道她化花继续守望去了,可是槐树啊,你懂吗?其实我一直在陪着你啊!我忘我的唱着,却无法将你挽留,风消瘦,还是将你带去了。又是一个淡淡的四月,我托风捎信:花儿,被再等了,你等不到晴日,只能空守一场花舞。

长堤漫漫,弱柳扶风,芍药桥头。我撑伞徐行,轻轻拾起那一枚枚白蕊,抛洒清江,祭奠那一场华丽而悲泣的花开。我理解黛玉葬花的哀婉,“花谢花开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她是花,生在春日引一场绚烂,也葬在春日招一场哀叹。她在掘泥时已将自己埋下。可是,何苦化作那浊臭的泥,又去掩埋下一场悲欢。

来世不做花,不受相思苦。

精鸟却飞,挟一枝雅白,我知道那姑娘等待无悔。做花也罢,做鸟也罢,最终不过葬在这个季节。即便耗尽精魂,呕尽心血,也一如既往的犯傻守望。因为心中有一叶希望,揉进整个春天。或许是太信奉承诺,或许是过于执着。她便和她的花轻轻地掠过,只惊起点点波澜。江水静淌,带过点点白星,爱花不语,为花悲泣,只能用我这柔柔的心抚平花的伤痕。轻卷山清,长鸣悲啼,我用我一生守望花开,死后常伴青槐。

原来不是今年的春天奇怪,而是我在纠结记忆中的季节。才知,花开无悔,尽管凋尽春寒,杀在青春,化泥化水便可掩埋繁华。故人随花去,守望无果。那就让初发的水荡尽浊尘,还我一个超脱。

编辑:谢桂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