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学生天地 > 学工文萃
原创:《走不出故乡的圆》文/2014级金属材料 李亚微
发布时间:2016-11-27 12:30:26     作者:真材实料学生通讯社网络部    浏览次数: 次

走不出故乡的圆

/2014级金属材料 李亚微

有一条路,也许你一年只走一次,但是却再熟悉不过;有一条路,也许不比城市的热闹繁华,但却从不寂寞。

踏上K508次列车卧铺车厢,把行囊安放好,习惯性地坐在靠窗的折叠座上,看着窗外山腰上挂着的一轮圆月,他的心静了下来。可此刻,故乡的一切像过电影般在脑海闪过。想起大伯闲暇时总是来家里和父亲唠唠,想起母亲又在田间弯腰拔草,想起村东电线杆旁四五个老大爷围着炭火边取暖边谈天说地,想起……嘴上常对别人说不想家,躁动的心却让自己也不得不承认:乡音乡忆早已深入骨髓,走得出世界的圈,却走不出故乡的圆。

这是他在外地求学的第三个年头。那年六月,轻装上阵与高考一战,和父母守在电脑前静待分数;七月,独自去邮局领通知书,和老师畅谈人生理想,同初中、高中好友小聚大欢;八月,与亲戚桌上话抱负,激动中收拾行李,憧憬着大学四年生活;九月,他来到了这里,山城重庆。一切都是那么陌生,他得尽快适应。军训时穿上衬衣迷彩的自豪,疯子般吼着的张扬,汗水浸湿衣服的癫狂,树荫下休息的舒畅,都被深深地烙在了时间的匣子中去。渐渐地,“故乡”这两个字眼从他的口中出现的频率愈来愈小,与同学和朋友谈论的不是“食堂的饭菜给我打少了”就是“高数这道题怎么做”等等。

第一次在外地过中秋节,他明白了古人常用月亮寄托思乡情愫的原由。班里大部分同学都在看学院自导自演的中秋晚会,他寻着自己的影子望向月亮,蓦然发现此时的月亮又圆又红,挂在头顶。即便如此,也没能吸引到他。“家里的月亮比这还圆,就贴着地平线呐!”他自己嘀咕着。都道“月是故乡明”,他却常和他人说:“月是故乡圆!”

第一次自己坐火车回家。回家前夜,按捺不住激动心情的他挥笔写下一首诗:

望乡

李家男儿初长成,西南佳地归期等。

若问见亲有涕增,我道乡音还将能。

这反倒让他愈发激动,室友都已经回家,恰好这夜还有月光与他相伴。始终辗转难眠,他的思绪又泛滥成灾。男儿志在四方,他之前也一直问自己缘何如此想家,却不得解。

每次回家看到父母都会有相同的感受,那个抚养你长大的人,在你记忆中的昨天还很年轻,怎么一下就老了?有那么一刻,你从亲人身上深刻看出油尽灯枯四个字,这就是生命的过程。然后你明白,有一天你也会如此。青春终归老去,一树繁花落尽,存在即苦。无论是对自己还是对家人,到了那天,你终究要学懂放下。仍旧让他温暖的是那一床厚厚的被子,母亲总是趁阳光尚好时,将被子晒上三两遍。依偎在母亲用家里种的棉花缝制的被子里,他总要好好吸允下温暖的气息,感受着母亲的爱,他睡得很舒坦。习惯和母亲吃过晚饭走上大街散步,或半小时,亦或一小时,但总能在归途中看到那轮熟悉而又陌生的贴着地平线的圆月,人生代代无穷已,家月年年望相似。他回忆起小时候和伙伴们站在麦杆垛上傻傻地踮脚用手够月亮,月亮和遥不可及这两个词也烙在了他们的心里。

落叶归根,人终有归宿。想到此,他似乎寻到了那个困扰自己好久的问题的答案,或许是故乡的圆月在呼唤着他,但无论离家多远、多久,都走不出故乡的那方土,那方圆数里的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