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学生天地 > 学工文萃
原创:《活着》 文/真材实料学生通讯社2015级陶亭衣
发布时间:2016-12-21 12:08:41     作者:真材实料学生通讯社网络部    浏览次数: 次

活着

/真材实料学生通讯社2015级陶亭衣

人是为活着本身而活着的,而不是为了活着之外的任何事物所活着的。

                             ——余华

最近看完了余华的《活着》,有感于福贵和他的命运之间的友情,我开始懂得活着的意义。就是余华所说的,“‘活着’在我们中国的语言里充满了力量,他的力量不是来自于喊叫,也不是来自于进攻,而是忍受,去忍受生命赋予我们的责任,去忍受现实给予我们的幸福和苦难、无聊和平庸。”

活着是从我们呱呱坠地之初到我们离开这个世界时的一切行为,它始终烙印在我们的生命里,贯穿我们的一生。苦难也好,平庸也罢,你无法躲避。

08年的汶川地震相信很多人都忘不了,我的家乡也是灾区,只是没有那么沉痛。那个时候我还是个小学五年级的学生,可是今天回头看,那些事仿佛还在昨日。之所以这么刻骨铭心,我想了想,是因为我第一次感受到了命运的波澜。

如果让我用一个字来形容灾难的夜晚,我想那个字,是“黑”。电视机的嘈杂终于关上了,城市里的路灯也熄灭了。忍受不了帐篷的闷热,人们不愿意早早睡觉,便聚拢在一起,围绕着一个小小的收音机,试图了解被灾难阻隔的另外一片星空。就这样吹着袭袭凉风,吵吵闹闹,是灾难中的另一片祥和。

这时,人群中如惊雷炸裂般,“洪水来了!”这祥和瞬间被打破,人们慌乱了,争先恐后地朝山上跑去。我一扭头,弟弟早已不见了踪影。我听见哭声,闹声,脚步声,混在一起,交相上演。妈妈塞给我两件厚衣服,叫我先往山上跑,找到弟弟。我看见父母向一个大袋子里一个劲地塞家当,犹豫片刻,便撒腿跑了起来。我抱着两件衣服在漆黑的夜里走走跑跑,不时有大人超过我,我没有看见一个认识的人。我不知道,这个夜里,有多少人从多大的范围里往这座山跑,大概不少。衣服里有几枚硬币,跑起来叮叮当当地响,我不害怕,甚至有些莫名的兴奋。我一直在胡思乱想,我想,如果洪水淹没了我的家乡,我是不是会四处流浪。那种立于天地之间,不知去向何方的感觉,我至今难忘。有担忧,有惶恐,但这种打破常规的生活方式更多的是让我兴奋。也许我的生活可以不再平庸,我第一次感受到了命运的起伏。我带着这种复杂的心绪到了山上,找到了弟弟,耐心等待父母带我们来一场命运的逃亡。

然而这个幻想很快就打破了,爸爸没多久就把我们带回了家,说洪水只是个谣言。我们一路下行,还有人一路上行,爸爸劝说了也没有用,他们依旧笃定这个波澜,坚持要睡在山上。

到了家,妈妈叫我去睡觉,我却兴奋地想一夜不睡,跑到路口吹凉风,我想再看看这个波澜。可没过多久,我钻进帐篷,睡了。

后来我想,对,这才是活着。

杨绛说:“我们曾如此渴望命运的波澜,到最后才发现,人生最曼妙的风景,竟是内心的淡定与从容。”活着,就要忍受生活的平庸,这是忍受的意义,也是活着的意义。

最近回家,在街上闲逛,只是那么一瞥,我就笃定不远处的身影是我的初中班主任。她还是那么瘦削,旁边站着她的母亲,她母亲抱着将近一岁的孩子。我再也移不开目光,保持着距离跟着她们,一看再看,却没有勇气上前打个招呼。不是我害羞,而是我不想再作为一个过去出现在她面前,不想让她再回到过去的回忆里。

她曾经有一个漂亮伶俐的女儿,却在一年前出车祸而去。她亲眼目睹了这场惨剧,当场晕厥。我一直在想这个打击怎么这样残忍,她又怎么面对呢?那段时间各种不好的传闻甚嚣尘上,我不知道如何劝慰,我怎么能叫一个遭受这样苦难的人坚强呢?

而如今我看见她又有了自己的孩子,又有一个天使能被她呵护,一切的悲伤都在慢慢治愈。看着那个孩子,我突然很感动,这是真真切切的一个生命带给我的感动。

无论遭受什么苦难,我们还得活着,像福贵一样顽强地活着。

编辑 赵云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