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学生天地 > 学工文萃
原创:《从重庆的冬天开始》文∕真材实料学生通讯社2016级材料类 孙文心
发布时间:2016-12-21 12:30:25     作者:真材实料学生通讯社网络部    浏览次数: 次

从重庆的冬天开始

真材实料学生通讯社2016级材料类 孙文心

    我想我在重庆的第一个冬天,是从收到母亲寄来的第一箱冬衣开始的。

小时候读《乡愁》,余光中把思亲比作邮票,那时候只当是家书来往频繁罢了,未曾多做他想。而今自己离家千里了,父母变成了手机屏幕上闪动的一条未读信息,变成了一段远方来的无影的声波,才发现那一句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里有多少不得已的无奈,一张邮票又何以担起思乡深情?在最叛逆的年纪里离家,在最自卑最自负的时候丢下爹妈的庇护,谁能离得开谁呢。

开学前他们安顿好我,临走的时候,父亲笑着说自己要变成留守家长了,我心里一愣,真怕他就要从那一刻开始变老了。这两年眼瞧着岁月用白发和皱纹牵绊住他,可是现在好像他的心也要离我远去了。从此以后他再气也不能说教你,他怕你不接他电话,怕你屏蔽他信息,他好像也怕就要变成一枚邮票了。前几个月常跟他吵,觉得他老古董,觉得他的那份爱的束缚太沉重,可当他真的让步,电话里充满妥协和无奈的时候,我却切实的心疼。原来战胜了他的心情也没有那么好,原来岁月无情的刀竟然是握在我手里。从前每每读到歌颂父爱母爱的诗,只觉得浮夸又刻奇,现在竟沦落到一首《大象舞台》就泪下。不知道什么时候打破了他们定下的每天一个电话的规矩,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报喜不报忧,时而欣喜终于能用自己的眼睛看待世界,时而又失落那份隔着屏幕的温暖是那么遥不可及。

当真是不孝的。

这个冬天又终究是幸运的,从未想过竟然是在重庆遇见生命里的你。

我不是西蒙·波娃那般深情又智慧的女子,没法用多么精妙的语言描述你之于我而言是怎样的意义。在你之前,我一度对所有的温柔缱绻生厌,对盖茨比的无理执念嗤之以鼻,倦了《傲慢与偏见》的言情套路,翻罢两页《爱眉小札》几乎要被徐志摩的情话腻死,标榜独立,垒砌理性的高墙,种种和爱情划清的界限却在遇见你的几天里悄然模糊。爱情是什么呢。是社会事件里的肮脏与丑陋?是韩剧里没来由的寸寸柔肠?是小说里戏剧性的千回百转?还是此刻你温热的手掌,和脚下的席席月光?

每天同千百个人擦肩而过,阅览无数人的消息动态,听到或高或低的各种声音,却鲜有谁能把话说到谁的心里,多欣喜你把我从这庞大的基数当中分离,因为有你的倾听,生活的细琐竟也变得可歌可泣。

浪漫于我而言,就是同你在未来的无数个冬天走得远一些,再远一些。

冬天能有什么特别的呢?北方喜雪,日暮苍山,白屋红梅;南方湿暖,隆冬仍有黄桷树抽生新芽。重庆的冬天,也左不过是“花相似,人不同”罢了。从前读课本上老舍写《济南的冬天》,身为济南人的我自知老先生的描述是言过其实了。真正让那座城生出这样美感的,或许是在战争年代里那段不可多得的单纯安静的文学岁月吧。此刻写下这段文字的我与久违的阳光相拥,对重庆的冬日也是充满感激的。常听人言,此情此景,大概就是这样了。

编辑 易云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