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学生天地 > 学工文萃
原创:《冬之“爱”语》文/真材实料学生通讯社2015级材料类 李梦雅
发布时间:2016-12-21 13:10:19     作者:    浏览次数: 次

冬之“爱”语

/真材实料学生通讯社2015级材料类 李梦雅

听见冬天的瑟瑟,我在某年某月醒过来,我想、我等、我待在原地。

-------题记

重庆,一座与我初恋的城市,扑扑红的心跳声从重庆最北端右直行道启程追逐西大宿舍旧驳水龙头滴滴答答的喘息。秋风萧萧,景色一派黄花金兽眼、红叶火龙鳞。岁月不居,冬日语拉开序幕。冬,与其它季节相比,虽干枯却不失尊严、虽单调却十分丰盈、虽萧疏却依然闪烁。我深深地被重庆之冬紧攥目色,犹如南磁北磁,遇见彼此后便没有半刻分离。重庆之冬,亮至冬墨景画、胜于人文关怀。

冬之含蓄沁入骨髓,不事张扬。审视过诸多一路繁华相送、锦绣年华、喧嚣红尘的暴利涌动,冬终以谢幕的姿态存于乾坤万里。冬似一位饱经沧桑的长者,流金岁月历练出钢铁一般的意志和如大海静置后的深邃,坦然面对往事枯荣兴衰,承受一切喜怒哀乐、人生无常,在安然之中淡淡回味童年的稚嫩梦幻、反思着激荡飘远的青年时代、盘点中壮年落魄与大成功间的得失。冬,少了一些浮华,多了一份内敛;少了一些狂热、多了一份凝重,风清气正、厚积薄发。

人说“境由心造”,又说“江水风月本无常主,闲者便是主人”,于己:人能饮水,冷暖自知。冬于重庆冷在肤、暖衬心,若是你我有此感知,它便会还你一个惊喜。

季节的轮子又转到了冬,重庆的节奏又降了个八度。

我的思绪涌动着回忆的旋流,还记得大一的冬,还记得重庆的冬,无法忘却凭添悉思的寂静、难以释怀暖情眷念的感动。一个人的滋味很苦涩,入学,独自来到一个陌生的城市,一个地势高的城市,一个貌似安稳的城市。父亲打包行李回家那天,看着父亲渐行渐远的背影,拉长成模糊一个黑点,我站在中图门口,竟然忘记如何难过,只是呆呆地站着,一动不动。那之后,我的脑子一直忘记转动,恐怕是六神无主了,静静等待自行笨拙地解开一大段四年结扣。大一入冬,片段愈加模糊,风依稀刮起簌簌的残叶,吹散飘忽不定的挫败感。当时,我被无所准备的自己中场暂停,更被冬夜的黑蚕茧般团团围围吞噬着,没有失望,谈何希冀。

然而,随之时间的推移,深冬的重庆却让我为之动容。一个没有过多地域歧视的城市,一个公交车上其他毫不相干的人会帮你喊停车的城市,一个食堂阿姨会笑着给你挑最热乎大饼的城市。举手之劳,小事一桩;举手之劳,谈何容易。就这样,我再一次被重庆惊艳,正如诗人雪莱所言“冬天到了,春天还会远吗?”,虽然深冬的重庆寒透骨,我的内心却早已柳丝袅袅、草缕茸茸,一派风和日丽,勃然生机了。

折一枝相思入梦,拈一抹清香入诗。深冬的眼眸处,一指温暖便揉碎了前世的梦魇,碎成一瓣一瓣冰莹的花朵,缱绻在我凄清的眉梢。重庆深冬的风,还时不时呼啸在我并不富裕的心田,间或散落下几枚花瓣和几片落叶。那花、那叶,只是飘零、散落,却不能像书本一般被装订成集册;那香,便如生了根一样,蔓延缝进我深深浅浅的记忆里。

熟悉冬天的叮咛,某年某月某日我醒过来,我想、我在、我深爱着…

编辑 龚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