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学生天地 > 学工文萃
原创:《冬日暖山城》文/真材实料学生通讯社2016级材料类 杨茜
发布时间:2016-12-21 23:47:49     作者:真材实料学生通讯社网络部    浏览次数: 次

冬日暖山城

/真材实料学生通讯社2016级材料类 杨茜

遇见

  灰色朦胧的天,明黄的银杏铺满起伏的坡道,行人步履匆匆,帽子和围巾遮住了半张脸,树木虽是长青,亦无可避免地带了淡淡灰尘的颜色——时节已是冬日。

  不同于其他同学,学期已过半,他才拖着行李来到学校,推开宿舍的门,带着一脸透明的苍白。寝室里一个人也没有,床和书桌都是静静的,或许是去上课了,他不由松了口气,慢慢收拾自己的东西。末了,从行李深处抽出一沓泛黄的纸页,有些褶皱,边角却齐整,灰色淡淡的铅笔印,黑色,蓝色,红色的笔迹,黑色方正,蓝色却娟秀。他怔怔发了会儿呆,把它放进柜子角落,细细铺平。他回到书桌旁,铺开一张白纸,拿起笔,坐姿标准,手指有些僵硬,他端端正正地写下日期,却陷入了长久的沉默,久久不能下笔。

  冬日里,他遇上重庆这座山城,它给他的印象很淡,只有灰暗天空下湿冷的空气和干烈的风,割在脸上,疼到骨子里。

燥热的寒冬

  侃侃的老师,静听的学生,他背着包,从旁边绕过去,眼睛是和头顶的天空,背上的书包一样的灰色。

  他也有问题想问,但他知道这个问题没人能给他答案。

  他是个普普通通的孩子。

  他想成为一名作家。

  和他的专业毫无交集的愿望,纯粹又可望不可即。

  是不是太异想天开?梦想毕竟没办法当做饭吃。

  可愈难,他就愈不甘。

  更何况,他还有无法放弃的理由。

  教学楼尽头,有一团密集的人群,嘈杂的争吵声。

  重庆人脾气就像火锅,直通通烫成一道,从喉咙辣到心底,冬日的重庆湿冷,却干燥,一点点火花迅速撩起道道的火。

  这样的重庆,这样的冬日,为什么会让她那样着迷,甚至尽最后的力气,也要他来这里。

  他皱了眉,加快了脚步,窜起一股火气。他至今无法习惯即使在冬日里也依旧燥辣的那股味道......

  和家乡不一样的味道。

日暮处

  家乡。

  那是和重庆完全不一样的地方。即使是冬日,也日日都有暖阳,阳光即使穿过林叶,也依然柔软依然温暖,像要把整个人的身心都照亮。

  常常是这样的暖阳下,年少的他对着稿纸埋头细细地想,也是这样的暖阳下,他拿着笔手舞足蹈地讲,面色通红,眼里闪闪发亮,身旁一个小小的人儿托着腮,歪着头看着他,偶尔拿过一只蓝墨的笔涂抹两句,满眼的笑意和屋外的阳光一样。

  ......

  然而时光辗转,当他第七次接到退稿的回函时,他漠然了,一次又一次,上面礼貌性的拒绝,不用看他也知道,他撕了信,使劲搓了搓脸,换上一脸满不在意的微笑,进屋在床边坐下:

  “嗯,稿子又退回来了......

  “没关系,我可以再努力,所以你也要努力......

  “嗯,我不会放弃的......

  他握住那只细弱无力的手,温柔地揉了揉床上人的头发,笑得坚强又难过。

  “我去给你倒点水。”

  他起身,没有看见床上人眼里一闪而过的担忧和心疼。

  后来......没有后来。他虽然没有放弃梦想,却停了笔,考了大学,大学在重庆,对他来说,陌生又无所谓的地方。

  ......而他到底没能赶上开学。

  她走了。

  那天之后,家乡的阳光,冷了。

暖山城

  “你抓紧一点,好好读书......

  “我知道。”

  “你好好念,你妹妹要是知道,也会高兴的。”像是听出了他语气里的不耐,父母年迈的声音多出几许无奈。

  ......

  妹妹......

  他不自觉地沉默,头顶的天空依旧灰暗,烈风依旧呼啸,重庆的冬日少有阳光。他背着沉重的包,走在寝室的方向。寝室里有个柜子,柜子的角落有一沓沾上灰尘的纸页,上面有密密麻麻的字迹,那是他曾经的期盼,而那些蓝色的娟秀小字,是妹妹留给他的全部念想。

  ......不,还有一个。

  最后一日,她吃力地抬起眼,她说,她喜欢重庆,那里的冬日,是她最喜欢的时节。

  她要他代她再去看看。

  迟早都是要来的,可数夜难眠后,他彻夜来了重庆。

  却是失望的。

  印象里,无论病前病后,她都很少提出要求,也从没听她说过喜欢这里,来到这里以后他愈加不解,一向喜静的她,为什么会喜欢重庆这样灰暗燥辣的冬天。

  ......他想不明白。

  “哟。”有人拍他的肩膀,他回头,是同学,地地道道的重庆人,说话呛得像火锅。

  “你说你一天,烂起个脸,还是个年轻人嘞,啷个要得嘛。”重庆少年的笑热得像阳光。

  他愣了愣。

  事实上,这么和他说话的重庆人,已经不是第一个。老师,舍友,同学,甚至开校车的大叔。

  可他却忽然懂了。

  因为重庆的冬日总是那么湿冷,重庆人的脾气才那样燥辣,因为重庆的冬日总是昏暗,每个重庆人的心里,才有那样火烫的阳光。

  这就是你想告诉我的么。还是说你觉得,只有往前走了,我才有可能找到方向呢。

  告别了重庆同学,他抿紧嘴角,步伐忽然快了。

  灰白的天幕下,他跑起来。

  他惦记着那个柜子,柜子的角落,有一沓写满密密麻麻的,或方正或娟秀字迹的,泛黄的纸页。

  ......

  那一季,他告别家乡,遇上重庆的冬,拾起阔别已久的梦。

  那一季,冬日暖了山城,带回他的阳光。

​ 编辑 李欣